当前位置:星方亿精密工业(江苏)有限公司娱乐Lady Gaga不归路
Lady Gaga不归路
2022-12-01

在所有关于Lady Gaga的比喻中,最精妙的是把她比作拍立得相机拍出的照片—你总要看上几分钟,才知道自己看的究竟是什么。

她多变到令人目不暇接,前卫到让人瞠目结舌,从第一张专辑开始,就在挑战整个娱乐界的想象力。作为一个歌手,她的嗓音并没有优秀到前无古人,歌曲好听,但也不是秒杀众生的那种。没有人怀疑她会是一个成功的歌手,但如此成功,是因为她对音乐界乃至娱乐界的贡献,要远大于她对音乐的贡献。

在前辈们打通种种禁区之后,“先锋性”不再天然承担意义,而更在于突破形式。Lady Gaga在新专辑主打歌Applause的MV中换了十二副妆容,一个镜头是一种造型,浓如泼墨或淡如轻烟,她完全把自己隐藏于变装之中,你看的都是幻象,而幻象是唯一重要的东西。对于Lady Gaga而言,这是她自出道之时的生存法则,将自身的属性降到冰点,乐于去尝试任何事情,突破任何边界。可素可俗,可男可女,像一道闪电击中人们审美的盲区,而当她把新鲜的猪肉披挂在身上当礼服的时候,全世界都颤抖着拜服了。

Lady Gaga的每一次亮相都是一场盛宴,我们期待观看,不在于她是谁,而在于她可以是任何人。但先锋性的焦虑是无与伦比的,观众的厌倦像癌症一样疯长,穿过猪肉之后,穿成小丑就是落伍,平庸的进步是真正的倒退。Lady Gaga走的几乎是一条不归路。

而Applause最耐人寻味的是,在与另一位流行巨星凯蒂·佩里同时期发行的《Roar》的竞争之中,并没有如外界所期的伯仲难分,而是一溃千里。Lady Gaga刚出道时,是扁平化网络时代的最好代言人,她懂得如何取得关注,如何营销创意,“一生为掌声而活”;但她同时深谙时尚,那些看似最肤浅的外表之下,倒有着颇为深远的根基。这延续到Applause,如果仔细分解她的每一种造型,会发现那是艺术史经典理念的回声与变奏,一闪而过的脸谱,都能让考据癖疯狂。而对定位极为精准的凯蒂·佩里,这实在显得“冷艳高贵”,人家唱Teenage Dream起家,冰淇淋一样甜美可口,还像汪峰一样励志,怎么打不败有点想法的Lady Gaga呢?

这是娱乐界的“二向箔”,复杂世界在这里自觉失陷,连绵不绝耸立着的是折纸般的二维奇观。“流行文化现在属于艺术/而流行文化中的艺术又属于我”,Lady Gaga在Applause里唱道。若在她出道之初,一定不会有人同意,但如今,却显得像一句箴言。对于这样一位将自己献祭给先锋又娱乐至死的歌唱者,我们并不吝啬给予applause。